第1035章 回忆当年(1/2)

褚良一走,老唐问起所说的“证据”到底是什么内容。梁健问老唐,是否清楚十几年前华剑军曾是一起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。

老唐回答,有印象。那件案子,即使是现在看,华剑军的问题也是很大的。但缺乏证据,没办法。

梁健指了指桌上的快递包,说:“里面具体是什么,我也没看过。但据提供这个东西的人说,这里面有当时华剑军杀人的视频。”

老唐一惊,问:“你确定?”

梁健摇头,“不确定。”

这快递包经过很多人的手,现在到底里面有什么,梁健还真不能肯定。很可能,他只是竹篮打水,一场空。

老唐拿过快递包,说:“那待会拆开看一下,到底是什么。如果真的是视频,那么我们的进度可以加快一下了。”

听老唐这么一说,梁健心里微松了一下。但,还是有些忐忑,怕快递包里的东西,真的和他们所希望不一样。

老唐收拾了那个快递包。没过多久,那三个钓鱼的回来了。老唐给梁健一一介绍了一下,没说他们是干什么的,只让梁健叫叔叔。

三人打量了一番梁健,都笑着说,梁健很像老唐,说和老唐年轻时,很有几分相像。梁健有些不适应。

客套了一番后,老唐对其中一个姓刘的中年男人说:“你不是在永州有不少关系么?回头,梁健可能会去永州,你让他们多关照关照,他要是有什么不懂的,多提点下。”

刘叔叔听了,看向梁健,笑问:“怎么北京不去,反而要去永州?你父亲可是老了,也该退休,轮到你接班了!”

梁健到目前为止,还没搞清楚老唐到底是干什么的,何来接班只说。不过长辈面前,梁健不好多说,便说:“还想再多历练几年,积累些经验。”

“经验这东西,只有经历了才会有的。你在永州这些地方,接触的东西,能和在……”

“老刘,就你话多!”刘叔叔正说得兴起呢,被老唐打断。旁边一个连姓叔叔,也笑着说道:“他呀,年轻的时候就这毛病,现在大半辈子都过去了,还这毛病。这叫死性不改!”

说完,又对梁健说:“梁健,你别当回事。我就觉得,历练历练不错!现在时代不同以前,北京也和以前不一样了。我们那一套啊,要玩不过了。”

这时,另一个姓杨的忽然开口,问老唐:“你跟梁健讲过那些事情了没有?”

老唐摇头。

梁健疑惑,不知他们说的事情是什么事情。

老唐也不解释。只是咧嘴一笑,岔开了话题。三人也没聊什么正经的话题,无非就是拉拉家常,聊聊当今时事。其中有一段那个杨叔叔,提到了如今的江中省。梁健不由专注了起来。

他们提到了当初的治水一事。杨叔叔说:“那个张强倒是不错,想法也挺好,行动力也有。”

刘叔叔接话:“在我看,稍微软了点。要不然治水的事情,最后就不会以这么个乌龙结尾。我记得,好像还死了一个干部吧?”说着,看向梁健,问:“当时,你们那个水利厅的厅长是不是出了意外走了?”

梁健点头。他们的语气很随意,就像几个人坐在一起嗑着瓜子在唠东家长西家短的事,可那是一条人命。梁健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但对于这些人来说,他们可能是站在金字塔最上层的那部分人,有些事,对于他们来说,除了司空见惯之外,可能真的是微不足道。

人命不是蝼蚁,可有些时候,你却不得不承认,人命确实就是蝼蚁。

这时,连叔叔在说:“照我说,还算不错。那个华剑军的小舅子不是刚进去了吗?这张强啊,有点勾践的味道,我觉得,是个可造之材。老杨,你说是不是?”

老杨看了他一眼,淡淡地说:“你别老给我安排事,该怎么做我心里清楚。该是龙的,就是龙,该是虫的,捧成龙也没用。张强虽然不错,但没背景,就算去了北京,这脚跟也未免站得稳。”

老刘却插话:“你站他后面,不就有背景了吗?”

老连笑着附和,说:“你要是站过去了,十个张强也站稳了。”说着,还看了梁健一眼。梁健听着他们说话,视线却一直微垂着。所以没看到老连的目光。可老杨看到了,他露出个无奈地表情,说:“我说你们两个,拐个弯抹个角的干嘛,直说不就完了。”说完,又看老唐,道:“还有你,这种事,你还让他们两个在那边你唱一句我唱一句的,直接通声气不就得了,难道我还能不做?”

老唐却笑:“我可没让他们这么做。是他们自己想的这一出。不过,我觉得他们的想法也不错。张强确实不错,在政府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,难得还有点性格。”